信仰是指路明灯
发表时间: 2014-07-18 来源: 满洲里文明网 字体:[][][] [打印] [关闭]

  记忆中,小时候对信仰的理解几乎等同于崇拜,是一种英雄主义情结,蒙田、爱默生把我们可能的智慧穷尽了,歌德、康拉德则展示了我们所向往的所有人格的力量和勇气。最让我感动的是作家巍巍曾在书中写过,“我曾三次在途中被敌人抓住、关押,但每次都设法逃出来,当时只有一个想法,只要还有一口气,就是爬也一定要爬到延安去。”这些话总让我热血沸腾,这种崇拜和情结引导着我向他们的人生目标靠近。

  青春成长过程中,也曾有过迷惘,看着身边权力至上和金钱至上的人一个一个走向生活的“顶峰”,觉得自己是不是错了?面对暴发者的狂妄,对自己长久以来的信念产生了动摇,是不是也该随波逐流?于是越来越多的时候,被世俗羁绊,情感的烦恼、工作的压力、生存境遇的种种烦扰……交织成一张无形的网,让深陷其中的我无法自拔。美国作家格?斯泰因对海明威说:“你们都是迷惘的一代。”海明威把这句话放在了他的第一篇长篇小说《太阳照常升起》扉页上,我看到后深以为然,所谓迷惘,是我们共有的彷徨和失望情绪。原来迷惘的不只我一个。

  工作很久之后,思想慢慢成熟,发现很多信仰都可以成为我们的选择,而且这样的选择还有很多:爱情、勇敢、责任、幸福、平淡、坚持、激情、文艺……都可以成为一种信仰,我也终于认识到其实信仰是生活中普遍存在的最正常的东西。于是,我选择了坚守……

  第一次读杨波的《不灭的信仰》这篇文章是在哈斯部长的微博上,当时文章的名字叫《长在红旗下的共产党人》,深深为她的哲理而震撼。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我的同龄人,但是她的思想把我拉回了曾经向往的热情之中。她说:“那个曾经改变中国命运的英雄时代虽然短暂,但直到今天,仍是我们未尽挖掘的精神之源。”我坦然了,我的人生轨迹没有偏离。

  对于出生在七十年代的我们,经历了中国改革巨变的四十多年,从一穷二白的贫脊大地,到如今成为经济、军事强国,让世人不得小觑,我们的信仰也几经起伏。但是正如杨波所说:“无论风云变幻,那赤色的旗帜,不曾改变颜色,那红色的飓风,从不改变初衷。”我也明白了,人活着,总得有个信仰,不光是为了自己的衣食住行,还要对社会有所贡献。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感,也是我们永远不变的信仰。(作者:赵瑞)

责任编辑: 潘 明